欢迎来到民生与法网!| 登陆 | 注册

坚定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坚决铲除庐江县佛庙的邪恶、黑恶势力
来源: 中国法制报道 2019-07-10 作者:admin

尊敬的各级领导及全国网络媒体; 坚定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坚决铲除混进佛门的邪恶、黑恶势力,【据199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

尊敬的各级领导及全国网络媒体;  

  坚定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坚决铲除混进佛门的邪恶、黑恶势力,【据199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给邪教下了明确的定义:邪教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人心、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
  其中,假借宗教或混进宗教组织以编造荒谬离奇、骇人听闻的歪理邪说,宣扬“末日来临说”,是一切邪教势力欺骗世人的惯用伎俩,目的就是要造成社会恐慌,进而把自己打扮成惟一能够拯救世界的救世主,诱骗信徒上当受骗,牟取非法巨额利益是主要特征。】

名山胜地“佛文化”渊源流长
  素有“江北小九华”之称的冶父山伏虎寺始建于唐朝光化年间,据今有一千多年历史,也曾几经兴废。因开山祖师孝慈禅师,德行高尚,严净毗尼,唐昭宗赐封“孝慈禅师”,历代高僧辈出,近代释妙山高僧坐缸四年,肉身不坏。由此,成为了国家4A级风景名胜区的重要文物景点。冶父山“佛文化”渊源流长,有着深厚的中国佛文化底蕴,不仅给众多佛教信众提供了清静的修行场所,而且每年还接纳全国各地乃至海外的僧众上百万,对传扬佛学文化、推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
  1984年安徽省人民政府将冶父山伏虎寺、实际禅寺列为省级重点寺院。1985年重修无量殿,1996年重建大雄宝殿,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山上伏虎寺、山下实际寺题为匾额。冶父山寺院群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重新焕发出昔日风采。
突逢变故黑恶势力潜入佛寺
  据当地村民反映:“然而,这样一所有着重大文化价值、经济价值和社会影响力的名山古刹近年来却遭到以卢利国(妄称:释开利)为首的一伙邪教、黑恶势力疯狂掠夺、破坏;肆意妄为,企图将两寺化为黑恶势力的领地,并在此大肆进行邪教、非法敛财活动。
  佛门重地,本是无欲无求的清静之地,作为两大寺院的住持,本是受人尊重的高德大吕.《汉传佛教住持任职办法》第二条明确规定 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住持必须具备下列条件和资格: 爱国爱教, 遵守法纪; 勤修三学, 戒行清静, 办事公道; 有相当组织领导能力; 具有高中以上学历或同等文化水平, 毕业于中级以上佛教院校或具有同等佛学水平; 年龄三十周岁以上, 戒腊十年以上。(卢未达到) 第三条 寺院住持的产生必须贯彻民主协商、 选贤任能的原则。提交该寺院两序大众民主评议.(卢未达到) 第八条明确规定:主持必须以身作则,领众熏修,维护常位,摄受大众,忠于职守,廉洁奉公。然而。卢利国则与此规定背道而驰,对僧人屡施暴力、谋取私利,致命两座寺庙管理混乱僧众怨声载道,苦不堪言。更为恶劣的是,编造荒谬离奇、骇人听闻的歪理邪说,宣扬“末日来临说”,造成社会恐慌,进而把自己打扮成惟一能够拯救世界的救世主,诱骗信徒上当受骗,牟取非法巨额利益,严重危害国家政治安全。
卢利国其人简历:
  卢利国(释开利),1981年9月至2008年12月先后供职于大庆石油管理局、大庆萨尔园区、中国天诚集团,历任队长、厂长、副总等职务;2008年12月空降实际禅寺任住持;2014年11月,任伏虎寺任住持。卢利国自2014年至今,不务正业,从未有寺庙未来发展的规划,反而在外开办自己多家与佛教无关的私人企业,如:2015年11月成立的“黑龙江传承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出任监事(法人:卢亮),持股15%;“舒城县舒茶镇实际生态农业养殖场”担任法人等。
卢利国涉嫌违规违法的基本事实如下:

不循教规、不守法纪,使用黑恶手段上位
  释开利为了达到当上冶父山实际禅寺住持的目的,挤当地僧众和信徒,从东北老家找一些亲信,用金钱开道,以残忍暴力手段多次殴打或指使他人殴打僧人,使得一方净土变成释开利私人交易场所。
 释开利的恶行招致寺庙僧人强烈反对,为压制僧人,释开利经常辱骂、殴打僧众,致使轻者住院治疗重者落下终身残疾。
 2017年3月24日下午,释开利指使僧人束香童(法号释华超)对僧人释究新进行暴力殴打。束香童先是用拳头及佛珠殴打释究新头部,当场致释究新右额头鲜血直流(见照片),后束香童又将释究新拖到客堂监控死角处进行一顿猛打。束香童用双腿跪在释究新的胸口上,释究新昏倒在地,不醒人事。后束香童又用大开水瓶装的开水直接从释究新头部浇下,致释究新手、头、耳、目全部严重烫伤、惨不忍睹。
 束香童一边行凶一边骂道:“烫你还不动,老子再拿一瓶”。在他转身又拿第二个开水瓶时一位女居士在现场看到这一幕。
 后释究新被送往庐江县中医院进行抢救住院治疗,经诊断:释究新的伤情为1、头部的损伤 2、右前臂深Ⅱ-Ⅲ烫伤 3、头面部浅Ⅱ烫伤 4、右侧上肢神经损伤。释究新住院5个月,用去医疗费4.5万余元,从出院至今,右侧手掌屈伸仍明显受限,头部疼痛。2017年10月26日,释究新经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出脑梗死等症状。现释究新右手掌不能屈伸,脑部已经损环,左耳失听,全身疼痛,已明显构成重度伤残。
 伏虎寺老和尚释明圣因向领导反映释开利毁坏庙里财物招致释开利怀恨。释明圣今年已74岁了,看到寺庙破烂不堪,伏虎寺管理混乱,打人、烫人,向县领导反映庙里破坏情况,因此,释开利对释明圣怀恨在心且恨之入骨。2018年8月1日,释开利指使束香童在伏虎寺对释明圣进行殴打,释明圣全身多处受伤,昏迷不醒,在医院治疗十余天才能下地行走,至今仍全身疼麻。该案后经当地派出所对卢利国(释开利)支使的行凶者的违法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见附件)。

利欲熏心、贪得无厌,疯狂掠夺公共资产
  卢利国(释开利)趁两寺庙合并之机,事前大肆自吹自擂,要如何把伏虎寺建得雄伟,骗取信任。而实际后果是恰恰相反,不仅未能建造出好的寺庙,反而却是原有建筑物遭到特大破坏;卢利国所谓承建“无量塔”至今连塔影子都没有,却将在2015年春奠基时募集的一笔巨款贪入囊中。
  另外,把庄严坚固望江楼拆掉,“87年建望江楼、斗孔柁梁、挑檐扶柱、雕龙画凤、高大壮观、有藏经楼、有各种文物古迹”,都在里面保留,不料释开利霎时拆毁望江楼有些文物不知去向。
  万佛楼、有释义德法师承建,吃尽了千辛万苦,请设计师按图规模,招四个匠人,共用了一年之久才把万佛楼建好,里面有阿弥陀佛、药师佛观音像,大约上万尊小佛像,还有十八罗汉、文殊、普贤等。特别是1988年从缅甸空运请来的一尊玉佛其价值无法估量!坐像有1米多高,玉佛雕工精细,细腻圆润,于上海玉佛寺、玉佛相媲美,是伏虎寺镇寺之宝,也是国家级文物,卢利国(释开利)竟然胆大包天窃为己有;大门楼四方翘角,下面倒挂四个风铃,释开利指使华超偷下掉,不知此物去向,其余众多佛像也或毁或盗。
  此外,卢利国(释开利)还将伏虎寺五个大古迹香炉毁掉,特别是他叫人将妙山法师7米高万年宝鼎用氧焊切割毁掉,然后变卖。
  不仅如此,在卢利国(释开利)担任所谓“主持”的五年期间,对伏虎寺除使用黑恶人员管理僧众外,财务管理也是一片混乱,更无从什么公开和透明。收钱收物都是用他自己家里人员或亲戚经办,也更未有设置专业的财务人员,压根就不讲究财会制度,致使每年巨额的香火钱或公众的捐赠款项去向不明。两个寺庙竟然变成了卢利国(释开利)疯狂敛财的“聚宝盆”。”
  据村民讲述:“卢利国(释开利)对佛教文化完全是一窍不通,反而对一些歪理邪说的东西却津津乐道,对什么搞风水、鬼神、塔奠基等尽其所能瞎编乱造胡乱吹嘘。
  一、他在东北老家请来个所谓风水先生来寺庙里胡乱地说三倒四,对德高望中已逝去釋妙山法师的肉身进行污蔑和攻击,说他是什么“妖怪”。卢利国(释开利)不顾高僧已得到政府的承认和保护的事实而进行这样恶毒的攻击,很显然是有他的目的也邪恶用心的!
  二、他在实际禅寺搞歪门邪道,根本不按佛教规定的礼仪做佛事。如,整个仪式活动中根本没有一个正规和尚,尽用(未出人)俗家人,甚至还用该教派禁用的人员(妇女)来参与法事活动来做诈骗公众钱财的目的。这是该教派严格禁止的行为!
  三、他竟然公开焚烧寺内《华严经》、《金刚经》、《楞严经》等佛教经典。这是极其严重伤害广大佛教僧众和佛教信仰者情感的恶劣行径!
  四、他贪功为己有,欺骗公众。实际禅寺建筑从募捐到修建等全部过程都是释满成法师以一己之力建造起来的,是有目共睹、有据可查的事实,而卢利国(释开利)竟然恬不知耻公然撒谎宣是他建成的。其实,与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由此可见此人的邪恶!
  更为可恶可恨的是,我们就此问题向上级政府部门反映后,当地庐江县时任宗教部门领导吴局长在我们村召开座谈会进行答复时,竟然为卢利国(释开利)进行包庇,释开利戒腊不满十年,完全没有资格担任住持.为什么还是实际代理负责人,实际上,省级重点寺院伏虎寺、实际禅寺、金刚寺、城隍庙都有《宗教活动场所证书》,法人都是释开利。很显然宗教部门领导的这种包庇行为完全是在糊弄我们广大老百姓,为卢利国(释开利)开脱责任,朗朗乾坤,难道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以上事实,反映出了卢利国(释开利)的丑陋和不堪的真面目.还不算什么,尤其更为邪恶和阴险的用心还在于:宣扬“末日来临”歪理邪说,危害国家政治安全(有大量人士签名,手指印做证)。
  2012年释开利大肆宣扬末日,以此谣言恫吓老百姓,同时又宣称他的寺庙可以避难,自夸储存有一万斤豆角和压缩饼干。致使很多人卖方、卖车,甚至卖掉公司将钱送到寺庙内,释开利中饱私囊,非法侵占了巨额钱财。由此可见,卢利国(释开利)的政治态度和政治立场是及其反动的,是反社会的,他的行为已严重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对制造社会极大的不安定因素,已是一种严重危害国家政治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
以上事实充分表明,做为僧人应该行善,普渡生,不应该干些涉黑涉恶的事.而卢利国(释开利)根本不是什么佛家弟子和佛家文化的信仰者,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黑恶势力的代表者!
  对于这样的邪教、黑恶势力不能掉以轻心和姑息养奸,要严防这些势力在合法活动的掩护下,完成“原始积累”,其不甘于地下,企图通过假公益慈善、当选各种代表等多种手段开始直接向政治领域渗透,想方设法获取政治上的庇护甚至直接得到政治权力,由黑变红,攫取更多的非法利益。一旦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就会对我们的政治安全造成极大的危害,甚至是无法挽回的损失。
坚决铲除混进佛门的邪恶、黑恶势力!坚定维护国家政治安全!”
  宗教,就其本质是一种对人们精神的寄托和终极关怀,在人类生活中具有多种功能:调剂人们情感与心理的作用;有助于匡正世道人心,确立伦理道德,乃至于发动社会反省、调整舆论风潮,尤其是在中国发展的悠久历史中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彰显及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有其独特价值,对今天我国社会文化、经济的发展仍有着重大的积极作用。
因而,在正确对待政治与宗教的关系是,我们尤其要强调和主张:宗教的发展都应更加注意与现代中国社会发展积极适应和结合,在党和政府的指导下自觉抵制“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的倾向,纠正寺庙“被承包”、烧高香等乱象,以公益慈善事业、关爱生命等积极举措来面向社会,服务社会。

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的相关条例:
  【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印发《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的通知总体要求】
  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和司法行政机关应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密切配合,相互支持,相互制约,形成打击合力,加强预防惩治黑恶势力犯罪长效机制建设。正确运用法律规定加大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以及“保护伞”惩处力度,在侦查、起诉、审判、执行各阶段体现依法从严惩处精神,严格掌握取保候审,严格掌握不起诉,严格掌握缓刑、减刑、假释,严格掌握保外就医适用条件,充分运用《刑法》总则关于共同犯罪和犯罪集团的规定加大惩处力度,充分利用资格刑、财产刑降低再犯可能性。对黑恶势力犯罪;注意串并研判、深挖彻查,防止就案办案,依法加快办理。坚持依法办案、坚持法定标准、坚持以审判为中心,加强法律监督,强化程序意识和证据意识,正确把握“打早打小”与“打准打实”的关系,贯彻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切实做到宽严有据,罚当其罪,实现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和司法行政机关应聚焦黑恶势力犯罪突出的重点地区、重点行业和重点领域,重点打击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二、依法认定和惩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同时具备《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五款中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由于实践中许多黑社会性质组织并非这“四个特征”都很竣显,在具体认定时,应根据立法本意,认真-审查、分析黑社会性质组织“四个特征”相互间的内在联系,准确评价涉案犯罪组织所造成的社会危害,做到不枉不纵。
  “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实际对整个组织的发展、运行、活动进行决策、指挥、协调、管理的行为,应当认定为“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 ”。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既包括通过;定形式产生的有明确职务、称谓的组织者、领导者,也報括在黑社会性质组织中被公认的事实上的组织者、领导者。
在相关法律文书中的犯罪事实认定部分,可使用“恶势力”等表述加以描述.
  恶势力犯罪集团是符合犯罪集团法定条件的恶势力犯罪组织,其特征表现为:有三名以上的组织成员,有明显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员较为固定,组织成员经常纠集在一起,共同故意实施三次以上恶势力惯常实施的犯罪活动或者其他犯罪活动。

  以上反映内容全部属实,如有虚假,我们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反映人:董长华 周自宏

                                                        2 0 1 9 年 7 月 6 日

  
http://www.zgfzbd.net/showinfo.asp?id=4429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侵删。

0

dede仿站